qq登陆网-腾讯QQ个性平台qq登陆网-腾讯QQ个性平台

设qq登陆网为首页 将qq登陆网加入收藏 qq登陆网网站导航
QQ空间

qq空间日志,一辈子的际遇

主页 > qq空间 > qq空间日志 > 时间:2010-07-02 06:52

夜幕的天空,正一点点地被黑暗所覆盖、吞噬. ­qq空间日志

        来来往往的人群,冷漠地穿梭在各大黑夜之中,看不清表情. ­

        夜萎靡而妖娆、诡异,就像罂粟花;妖异、充满诱惑的美,让人抗拒不了.即使它在摄血。 ­

        疼痛破碎之后生出蓝色鸢尾,张扬而骄傲的疼着,寂寞着. ­

        奶白色的月牙儿周围缭绕着寒冷的雾气,冷冷地挂在黑帷幕上,看着冷冷的世人,咧着嘴唇干涸地笑着:寂寞、孤独、被欲望操纵的人类比我更可耻! ­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有比可耻更可耻的人! ­

        天空窜出一阵阵的烟花, 火树银花、五彩缤纷、晃着痛的眼,漂亮得另人惨然心痛。 ­

        心突然狠狠地抽搐着,蹲在路旁捂着胸口,汗涔涔得往下落在草地方上,破碎成珠;舌尖不小心被牙齿磕碰了一下,破了一个小口,满口的血腥味蔓延开来,熟悉得另人反胃想吐,硬是努力忍下肚子里的绞痛,倔强的咬着嘴唇,不想看见旁人因惊愕而扭曲的脸,却不小心挤4出了一滴泪在眼角,发出璀璨而圣洁的光芒。 ­

­

               猫杀 ­

               我想闭上那酸涩而迷茫的眼 ­

               真的、很想 ­

               看不透那迷蒙的天 ­

               影衬之下不见了那种明绿 ­

               暗天的苍茫 ­

               覆盖住夜的眼 ­

               就像对上你的眼却看不见你的心 ­

­

               混沌的世界里 ­

               有双迷茫的眼 ­

               为何它不再明亮 ­

               如果问世的眼也要闭上 ­

               那么 ­

               世人该何去何从~ ­

­

               看见了太多感悟太深 ­

               是看透了看破了 ­

               离梦了 ­

               污浊的世界迷茫了 ­

               困惑了不懂了困了累了 ­

               不愿再看下去了 ­

               管谁把梦丢在沼泽里 ­

               管谁去践踏谁的的心 ­

               管谁不再是谁 ­

­

               闭上了就闭上了 ­

               不再过问~~~~ ­

­

­

        我是一只猫,一只流浪的野猫。我喜欢穿梭在各大黑暗之中,漂泊、寻找,天下之大那个可以容我的地方。 ­

        突然有一天我停止了流浪。是因为我在爬过一家人的围墙上时,我看见一双黑暗的眼:孤独、寂寞、冷漠和傲然,还有更深沉的东西,我看不懂。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与这个世界不一样的人。因为她的眉眼好熟悉。 ­

        她披散着头发,望向窗外,不语。月亮洒满了她一身,她像堕落在人间天使。哦,不,应该说是月光女神。一阵寒风吹来,我突然感觉到了冷,此时已是深秋、霜落,秋风萧瑟。我一直看着她:是什么让你感觉到了不冷?心冷?你肯定是遇到了让你觉得比赤着脚在冰凉地板上更冷的东西······ ­

        她发现了我,眼睛与我对视。我们互不畏惧、相让——我们骨子里有一股相似的东西!想到这我就笑了,我们,都是遗忘这个世界,而不是被这个世界遗忘的人!错了,我是一只猫,遗忘这个世界的猫。 ­qq空间日志

        又一阵寒风吹来,我转了一下身子“真冷”,我吐出这两个字之后,看着这个淡漠桀骜的女孩,对她说了一声“您好”之后,我扭转头朝着月亮的方向跑去。 ­

­

        我叫妲哈,这是我的小名,与生俱来的,没有为什么。死党小恋说“妲哈,妲哈,念你的名字的时候,嘴角会轻轻向上翘起,嘴巴张开,微笑的符号,这是一个快乐的名字。而且里面有一个‘哈’字,那么你要牙齿天天晒太阳喽······” ­

        我笑着,不语。因为我无法解释我的忧伤,就像我们的伤,无法不去流淌。 ­

        我是个乖孩子,谁都认为我是个乖孩子,世界是喜欢乖孩子的。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孩子。——只是,我讨厌这个世界!我做一切乖孩子应该要做的事,然后我成了乖孩子,再然后有一天我照镜子的时候,我发现镜子里面的人不是自己。很陌生的,那不是我。 ­

        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喜欢赤着脚在冰冷的地板上,那种从脚心蔓延的冰冷,很真实的感觉,比这个世界给我的感觉还要真。我的房间对着窗口,盛满了夕阳和月光,很彼暗的美,像想像。 ­

        我见到了一只猫,一只白色的猫。它站在我家那丝瓜缠绕的围墙上。看到它的那一刹那,它背后的月亮整个地黯淡了去。它的眼睛在发光,不是那种绿莹莹、绿到令人发毛的那种。而是一种白,接近月光的白,我可以清楚地看着它的瞳仁。此时,我想到了目光如炬这个词。 ­

        看到它的时候,有一种很微妙的熟悉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它的那一双眼,仿佛会洞察天机,又好像在问世······天机,问世,它是一只不一样的猫! ­

        很奇怪,我在打量它的时候,它也在看着我,很坦然的那种,看不出它的恐惧。突然就起风了,我看见它的身体轻微的弓起,兴许是冷了吧。此时,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寒意。接着,我看见它朝我“喵喵”地叫了两声后,就消失在月光弥漫的黑夜里。“您好”,它在朝我这样叫时,我竟然这样认为。 ­

­

        又见 到那个女孩了,她蹲在路旁捂着肚子,头上冒着汗,很难受的样子。我的心一阵痉挛,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谁去扶她一把,淡漠地扫视过一眼后,径直地离开。她咬着嘴唇,倔强地站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家的方向移动。此时,她的头上正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烟花在盛开······ ­

        她回家了,可是我呢?我该何去何从?自从有了记忆之后,就一刻没安宁过。兄弟姐妹被送的被送,被残害的残害······我是幸运的,我被送到了一个小女孩的手中,她是喜欢我的。很先后很喜欢的那种,至少我是那样认为。她对我极是地好,一张柔软的小床,小衣服,小鞋子,还有很棒的食物······是的,我成了一只宠物猫,被桊养的猫,但我是一只不安分的猫,我不喜欢那种被摆布的感觉,应该说是讨厌。而且,小女孩的妈妈不喜欢猫,很讨厌很讨厌的那种。她总是用一种很恐怖的目光看着我,鬼才知道我只不过不小心地抓破了她几件听说很贵的羊毛大衣和几件丝制的裤子,还弄断了她的珍珠项链。真搞不懂她为什么喜欢这些又圆又白的珠子,好看是好看,但又吃不得,还不如我的鱼干,美味着呢。 ­

        突然有一天我莫名其妙地被打了个半死之后,被扔到了垃圾箱里。一直想不通那些天我做错什么事了。在被打的前一天晚上,我已经决定要安分守己地做一只宠物猫。 ­

        我归结这是命,命不好而且改变不了! ­

        莫名其妙地就这样活了下来,那个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但看到月亮的时候又有了求生的意识。我暗骂了一个晚上的月亮——成也是你败也是你。黑暗中的见证者,但却不是正义者。因为你的袖手旁观,那些人只能被这个世界所抛弃。月亮照不到的角落有多黑暗,谁懂?连月亮也不懂! ­

­

        碧云天,水拍岩,风吹稻浪,蝴蝶蹁跹吸花丛。     晓来谁染桃花绯,笑颜醉谁谁在醉?总是相逢莫相识,泪随雨落无人知,独憔损。    往事悠悠无穷尽,点点滴滴,惹起无涯之戚。 ­

        我把上面的那首诗叫《殇之天涯》,很凄凉的一个题目,只源于自己最在梦中不肯醒。即使醒来之后,也会继续做下去。我喜欢做梦,并安静于自己的梦!要面对现实吗?现实?!现实就是在你半醒不醒的情况下,煽你一耳光再泼你一盆冷水,还嫌不够的话,它会在补上俩脚,捅你一刀······ ­

        我又看见了那只白色的猫,在月亮明媚的晚上。一群很邋遢的猫围着它。应该是在抢粮,因为我看见了它嘴里咬着类似食物的东西。 ­

        我没有过帮它,因为我相信它是不需要别人帮忙的,它也不会希望你去帮它。它是一 只不一样的猫,一只会在黑夜中舔着伤口的猫。宁愿让伤口冉冉流血,也不愿你去抚摸一下那个伤口。因为,那时只会更痛! ­

        独立独行、高傲,漠然地活着,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鄙视一切认为该鄙视的东西。不会悲观,因为要活着给自己看,所以不会悲观。悲观的人总是杞人忧天、提心吊胆地活在这个世界之中。它是一只骄傲的猫,骄傲的猫不允许自己向生活低头,尤其是一只在痛时知道自己有多痛的猫。 ­

        那双眼睛在角落里熠熠发光,像一簇火焰,有一种桀骜的君临天下的霸气。那群猫被威慑住。没有哪一只猫先下手,只是围着,眈眈相向。到是它先动了,只见它扑倒前面的那俩只猫,用爪子抓着那些扑上来的猫,撕咬着、嘶叫着。场面很凌乱,到处是猫的影子,耳朵里充斥着猫的叫声。它终是冲了出来,消逝在耐白色的月光中。理所当然的,我没有一点意外,就因为它是一只骄傲的猫,不显露伤口的猫! ­

        我给了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天问。那双不一样的眼,问世、洞察黑暗······我咧着嘴笑了。黑暗中有一双眼在睁开着。我,一个人,在黑暗中不会再寂寞,寂寞着寂寞给自己看。 ­

        那只叫天问的猫,愿你一切都好,我向天祈愿。 ­

­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未得到的还在流失之中,然后丢失了大把大把的生命去寻找——还未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

        我不断地辗转在这个世界之中,然后在遇到了一个叫妲哈的女孩之后,就停止了去流浪。知道她叫妲哈的时候,我不断地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妲哈”“妲哈”,一个快乐的名字,但为何我看到这个世界的整个黑暗都是她蔓延的忧伤,无穷无尽的那种? ­

        她应该是听话的孩子,白天中的她做一切乖孩子应该做的事:认真听课,按时完成作业,与同学笑做一团;有一个幸福的家,一大票的朋友······一切都很正常,跟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差不多。很平凡,平凡到即使在很少的人群中也不容易辨认出来,很容易流失的那种。只是,她的心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心不属于这个世界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只是一个在孤单中寻找的孩子,有着这个世界不懂的伤。 ­

        今天看见她一个人从学校里出来,应该是回家。她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喜欢微仰着头,走很正的步子,眼睛直视着前方,而周围从她旁边经过的人就像隐行人。一条路上仿佛只有她在走,她的目光没有流盼过其他的地方,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 ­

        这个骄傲、倔强、漠然的女孩,游走在时光的边缘,等待着一场际遇去实现烟花的永恒,却输得溃不成军。蓦然回首无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遗失。现实总是能很现实地告诉我们:物是人非里是没有烟花瓣飘落的,有的只是现实,梦醒了心碎了却无泪可流的现实。 ­

­

­

        讨厌去医院,讨厌里面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那种接近死亡的气息和空无的白色。里面的安静,像异界的空间,让人窒息。每次进到医院的时候,我总是想到了死亡,我相信人死后的世界是白色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而医院最贴切这种颜色。医院很安静,人死后的世界也是很安静的,死的世界很安静。 ­

        闪闪是我的一个死党,很死很死的那一种。(她不是叫这个名字,而我在我的文字里固执地叫她闪闪。因为她的名字里面有一个晶字,亮晶晶,她在我的心里就一直一直很晃很晃我的眼,她——是属于我的那颗星。)她在里面做血液透析,我一直在外面反胃,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进医院就浑身不舒服,尤其是看到一只比平常大两、三倍的针往人身上扎的时候,我彻底无措,空茫。 ­

        如果没有这种病,我想我们那些大把大把的理想一定很渺小,毕竟我们的心是那么那么地大。只是啊,上帝很爱开玩笑,把你的痛当成一个拥抱,现实地告诉你梦碎是一个清醒。听到过心落地的声音吗?就像玻璃杯落地的那一声脆响,从此,万劫不复! ­

        当闪闪不再闪的时候,我的世界就那么暗下了,突然地,倏忽不及,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痛。为什么会那么痛呢,不就是梦醒了吗?不就是没有心了吗?没有心了应该不会觉得痛啊,很疼,我只知道很疼。 ­

        现在会讨厌夏天和冬天。因为那个会在夏夜的深夜中帮我驱赶蚊子、扇凉的人不见了;那个会在冬天帮我暖被子、会用温热的脚贴切我那冰冷的脚给我温暖的人不见了。怎么就那样不见了呢?谁还会贴着我的身子和我像刺猬一样蜷曲着睡呢? ­qq空间日志

        想起了夏天大汗淋漓地吃冰棒的日子,望着刺眼的太阳光时会用很不屑的眼神;会在夕阳底下啃着零食、抱着书本在学校的大地图册上指指画画;会在春秋两季商量到哪个哪个地方去游玩,搬着“家伙”,说干就干;捉蜻蜓,戏蝴蝶,看柳絮抽芽到落叶飘旋,看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稻青变成稻黄;在收割后的稻垛上看白云飘飘、唱歌;在冬天的时候会蜷缩在一起,从元谋人聊到太空人,从太阳聊到宇宙大爆炸,稍不留神就会有一双冰凉的手伸到你的颈窝处······ ­

        想着想着心又疼了,眼角不小心湿了,视力会变得模糊不清。只知道胸口很痛,想出去透透气。在医院的白色了,会觉得这个世界死掉了或着自己死掉了。我转头,仓皇,除了白色还是一大片的白色。向前走,我走啊走的,没有尽头······ ­

        走到医院的花园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一只白色的猫,它身上有些许的伤痕,但并不难看。它很慵懒的样子,半眯着眼,睡在草地上晒太阳。 ­

        我走过去,它没有跑开。我蹲下身子摸着它的头,它好乖,没有动。“天问,我们好象哦,真的很像呢。你若变成人或者我变成猫那该多好啊,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但本身人和猫有什么区别呢?”它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一动不动。也许是太阳太刺眼了,晃得我流下了眼泪,然后我也觉得它也在哭了。 ­

­

        当流浪猫最大的悲哀是:不仅这个世界的人类容不下你,就连自己的同类也排挤自己。像我这样不结群、不和体的猫,更深切地体会到什么是弱肉强食。人活着不容易,猫活着更不容易。好不容易跟一群猫干架、甩开它们后,又遇上几个连我们这种猫都要垂涎的人类。他们拿着棒子、石头追着我,一副比我还舍命的样子。 ­

        在奔跑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叫妲哈的女孩。她蹲在路旁张望着,一副等人的样子。看见我后,她一副惊噩的样子。然后她跑着骂那些追赶我的人是“侩子手”“神经病”,她很快被甩下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金黄色的夕阳中。 ­

        这就够了不是吗?一只猫能交到这样的一个朋友,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她是一个人类,但朋友是无国界的,只要俩颗心的贴切,那么就已经是朋友了。我们,是朋友! ­

        又想起了那天在医院时的那双温暖的手,她让我想起了妈妈舔着我脸颊的样子,那时候觉得里天使好近,就好象身边的温暖。 ­

        妲哈,如果我是一个人类,我一定陪你去浪迹天涯,俯瞰红尘······ ­

­

­

        我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周边灯火闪烁晃着刺眼,几辆车靠在路旁。 ­

        我讨厌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大群人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在那里凑着看热闹、八卦。如果不是有一个人从我旁边经过时,很大声地在说“MD,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一只猫被撞了吗? MD,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猫······” ­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狠狠地鄙视这个满口粗话的男子。但此时我一阵恍惚,心一直不安地跳着,我觉得冷,很冷很冷的那种。然后就一直在那里止不住地抖着。 ­

        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一定不能哭,我是不能让这些人笑我的伤的,一定不能。我咬着嘴唇,一直想抑制住自己大哭的冲动。 ­

        一大片一大片粘稠的、暗红色的血液铺了一地,天问就在这些血水的中间,它嘴里还不停地往外冒血水,很艰难地在喘着气。 依然是那双淡漠的眼,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人群,依然是骄傲的表情。雪白色的毛沾上血之后湿漉漉的,有些被风吹干后变成一簇簇的血块······ ­

        人群中还没有停止去饶舌,而肇事着早已无影无踪。终归是一只猫而已,有谁会舍得让自己的脚步为这只猫伫足呢?天问只是一只猫而已,一只无关紧要的猫。 ­

        我抱着天问,就像抱一个婴儿“天问,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带你回家,回到你最初的方。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不,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们,回家。” ­

        质本洁来还洁去!这个世界是留不住它,阻止不了它去寻找它的脚步,它只是回家了,我告戒自己不哭不哭,我应该为它高兴······ ­

        我相信人死后的世界是白色的,但我更相信天问去的世界是彩色的,流光溢彩。 ­

­

          被撞出去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自己玩完了。我把自己比做九命猫妖,因为我相信不出意外的话我已经死了九次。莫名其妙地躲过了九次大劫,每一次逃脱之后,总是以为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为什么接踵而来的总是一些灾难?前九次都躲过了,为什么第十次躲不过?用完了九条命,是不是宿命已到,一切都是命定吗?命中注定?!这该死的命运!自己还一直妄想地要运命来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阻我,我便要灭天。哈,猫生不过如此。 ­

         身体很痛,没有一处不痛的。我知道我在流好多的血,因为我感觉到了那温热的血在包围着我,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我的鼻子。呼吸困难、急促,精神开始恍惚,我知道这次我是躲不过的。但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我不怕死,真的,一点也不。我想起了那个叫妲哈的女孩,不知道她一切可好,只希望她一切都好! ­

        见到她的时候心痛了一下,我没有想到还会遇到她。不敢看她的眼睛,那种空洞的麻木让人窒息、心疼。她抱起了我,我听见她在说“天问,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带你回家······” ­

        这个傲然的女孩一直抿着嘴,声音沙哑、哽咽,一副快哭的表情。我知道她是不会让自己哭的,一定不会,骄傲的孩子不会让人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尤其是那种骨子里骄傲的孩子。我们就是这种孩子,只是因为桀骜不驯,只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可是了 。 ­

       我看到了许多白云从我的眼前,空澄的蓝天,和煦的阳光,柳絮在风的指尖舞蹈······我在花丛中抓蝴蝶,跑着跑着就突然飞了起来,无拘无束地在飞。 ­

       妲哈,谢谢你给我身边的温暖,有你的日子我的世界不止是黑色的无。我希望异乡的天空是彩色的,那里有你有我的天涯。 ­

­

        天问走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亢长又沉闷的梦,梦里是我在无穷无尽的黑夜中不停地朝着一束光亮奔跑。明明那束光亮很近却可望而不可及,我不停的跑啊跑的,就在那束光亮离我越来越远而不是越来越近的时候,我摔倒了。然后我一直在那里哭,不停地哭。天问突然跑了出来舔我脸上的泪水。我站了起来与天问一起跑,穿透黑暗。 ­

        就在我们准备踏入光明的那一刹那,一辆轿车突然跑了出来撞飞了天问。 ­

        我看见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的粘稠、深红的血液浸染了我的眼睛。我无助地看着那辆车没有停主地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最后,梦境里只剩下一大片一大片的血红色······ ­

        第二天晚上是圣诞夜,我去看了在广场上的一场烟花。天问,你 知道吗?夜是留不住烟花的美丽的,对于烟花那种永恒、窒息的毁灭壮丽,它只能孤独地看着烟花一点一点的消逝、飘散,正如那些已灰飞烟灭的感情。 ­

        我站在人潮汹涌的边缘,突然泪流满面,没有人能懂。我在等待戈多,后来,我等到了,戈多是一只叫天问的猫,只是我不小心把它给弄丢了,然后我发现我也把自己给弄丢了,什么都不见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QQ2010下载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版权申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0 QQEnTeR.Com All Right Reserved Article Soft 闽ICP备08103226号-3
服务QQ:964814178